Parable疯疯

生性冰冷。


O:-)昨天21:15

我亦不知冷暖,不晓得什么世界的答案。

我只看到钢筋水泥丛中夹着颗窒息的太阳;我从人潮人海中只看到荒野,以及荒野干涩红肿的眼睛。

查看全文

悖悖论:

难道还有人不在网上看书和学习吗?

查看全文

博主喜欢点推荐,不喜欢的话可以选择“不看TA的推荐”

博主开学了,所有东西可能都要坑掉了,对不起

查看全文

瞎说

我一直喜欢那种强势的角色。

那种王霸之气是刻在骨子里的,是种人格魅力。

体现这一点我觉得不应该是靠Curse words。

用脏话支撑霸气,这是街头流氓,色厉内荏。

用眼神、举止、谈吐诠释霸气,关键时刻眉眼间都带着那种不可抗力,举手投足都带几分咄咄逼人,这才是头真正的雄狮。

所以我喜欢雷总喜欢咔酱喜欢轰宝!我就为了说这一句话!(雾

查看全文

百忧解过量不死人。

Hush.

查看全文

[爆轰][双Alpha]拗

·ABO设定。从来没写过,有设定上的错误还请包涵。
·深夜自嗨一千,没修,特,别,短。非,常,短。
·Post gig depression状态,如果心情好的就有后续。
·不过应该不会有。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上没问题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

  “别动。”
  嘶哑的嗓音不轻不重地落在轰焦冻耳边。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轰焦冻浑身冒鸡皮疙瘩,寒毛倒竖,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排斥——就仿佛新生的指甲强硬地划过粗糙的水泥墙面,难耐的厌烦恍若虫群,在他心尖最浮躁那一处哗地散开,爬满他的整颗心脏,继而不费吹灰之力攻克他的四肢百骸。
  “爆豪……”他从牙缝里恨恨挤出来身前人的姓氏,眼窝里凌厉地劈出两道无形的剑,锋芒锐不可当,直指爆豪胜己。
  金发青年面无惧色,换上一副惯有的高傲样子,咄咄逼人地瞪回去。赤红与青蓝的目光短兵相接,就像是玄幻作品里两股力量倏忽相撞,似乎连空气都在这一霎抖了三抖。
  “既然想解决生理需求,那就给我去找个Omega,或者Beta。”
  
  轰焦冻火气直往头冲。明明是爆豪妈妈给他打的电话,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动用了些个性才把醉生梦死的爆豪胜己从酒吧拖出来,却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就被那个混蛋Alpha反剪了双手,半推搡半扭打地滚进条窄巷,最后爆豪胜己狠狠地用半边身体堵上了轰焦冻的退路,两个Alpha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贴在一起。
  说是巷道,其实就是条狭缝——这种楼与楼之间的无主之地通常都是些垃圾桶在镇守,堪堪能容纳两人站立,没有半点转身的富余。
  这家伙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出奇的浓,在几乎是鼻尖碰鼻尖的距离下轰焦冻被他呛得厉害,火药味本就刺激鼻腔,另一个Alpha身上的火药味更是让他几乎窒息。五感不约而同发出的抗议声音在他耳道内嗡嗡地鸣,思维被揪成一团乱麻,吝啬地只留下一根细绳供他思考——而这绳的每股线都被打上了愤懑的字样。
  没什么能让爆豪胜己散发出这么浓的信息素。轰焦冻想,他不像是会和某个弱不禁风的Omega谈恋爱的人,那只能是这个年龄血气方刚的男青年共有的、一些难以启齿的方面的需求。那为什么不随便找个Omega?毕竟酒吧里三教九流之辈有的是……总之他现在快要被呛死,来自性别基因的本能排斥让他浑身难受,他支起胳膊,死命地把身前人向后推。
  
  爆豪胜己显然也难受得厉害,本来就挑着的眉梢达到新高,眉间川字拧得深沉,描摹出一副痛苦的样貌来。轰焦冻的信息素差不多是某种冰凉的草本植物的香味,砭骨的寒意没他的火药味那么狂躁,就像那些荒漠中伺机待发的毒蛇——先是钻进他的鼻腔,一缕一缕,摆出一副若即若离的温柔模样,绵绵地绕在他鼻尖不消散;接着那些冰冷狠狠攻入他的五脏六腑,如同钢齿扣紧他的骨骼开始撕咬,它们直直逼进骨髓,剥皮蚀骨般将他身体都捣毁撕碎——堪称图穷匕现、势破千军。
  是两种扎根于本性的强势,滋生出深植于本性的排斥。
  整个巷道都弥漫着写满了势不两立的危险味道。
  
  局面一时僵持不下。

tbc?

────

没了。我知道卡在这里很无良,你们可以打我了
  

查看全文

家产败光,准备回乡

回家就填坑。

查看全文

等到我死了,我就陪他去当海豚。

查看全文

我司马光今天就要借尸还魂

现在哭成了傻子

8.10是一个被奇迹眷顾的日子

查看全文

啥都不会做了 只会哭

查看全文

养鸟吸兔。不想写东西

查看全文

[爆轰]闲园即事三则(其一)

·成年、交往中设定,日常

·如你所见这是其一,我也不知道我写不写得完(喂

·不可避免的ooc

·弃权:角色不属于我

·以上没有问题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

001


       和轰焦冻在一起的时日是平静的。

  

  “和。”那双异色瞳古井不波。

  “人,求和为上。”

  轰焦冻悠悠然强调着,纤长素手熟练地捻起陶茶壶,一呼一吸间似能闻到淡淡的兰香。他一袭浴衣,衣领闲散地挂在他的肩上,蝴蝶骨支楞着,勾勒出引人浮想联翩的形状。那麻制的衣衫质朴得几乎没什么装饰,只在腰间绘了只眉眼间都透着冷漠浅薄的鹤,与置红尘于度外的兀自潋滟的菊——像极了他那副教人敬而远之的作风,凡人哪来的胆量去烦扰神仙的静与美呢。

  看轰焦冻泡茶算得上是某种视觉享受。只消看他那双眸子淡漠地垂下,就足够夺了常人半分魂魄。接着是他那双白皙得有几分透明的手,女人样阴柔,那些骨节又适时地补充上了阳刚的意味。青筋龙蛇般盘在他的手背,复而攀附上他的手指,勾勒出颇有欣赏价值的肌理。他在倒一壶热茶,茶声泠泠间白雾悄悄探头,漫溢在这间和室里。蒸气氤氲了他的面颊,那张脸只能堪堪辨认出他半边酒红色的发与左脸的伤疤来。

  爆豪胜己乖乖跪坐在他对面,气得牙痒痒,后排的牙齿咯吱咯吱地磨,攥紧的拳头滋啦滋啦地冒烟,小腿以下血液循环严重不畅,好似有几百只小老鼠在咬。他活像只丧了气的大型犬,只剩一双红眸不屈不挠,仍盯着轰焦冻。

  “盏茶,不成敬意,请用。”

  极为平静地拨开缭绕的水汽,轰焦冻递过手掌大小的茶杯,双眸一灰一青蓝,视线都若即若离地缠在爆豪胜己身上,一如他周遭朦朦胧胧的轻烟。

  爆豪胜己冷哼一声,接过茶水猛地就灌下一口。是普通的玄米茶,却泡出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当然他是品不出什么差异的,与其说他是在品茶,不如说纯粹为了解渴。

  “操之过急,万不可取。”

  轰焦冻淡淡地说,每个音节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谶语,不轻不重地从爆豪胜己心窝掠过。

  下一刻他足蹬着木屐走来,白袜包裹着双脚,几缕雾气追着他的身影飘过来。他走得近了,他身上独有的香味先一步钻进爆豪胜己的鼻腔。是那种疏离的草木气息,又似裹了点清芬味道。

  他熟悉那香,从他踏进轰焦冻家宅、被他的男友要求着换上浴衣那时起。那时候轰焦冻一脸惯有云淡风轻,从衣架上拿出两件浴衣,一件递给爆豪,一件留给自己。准备更衣前轰焦冻轻嗔:“转过去,不要看。”爆豪胜己禁不住腹诽,你浑身上下哪儿我没看过,偏偏这个时候要搞什么不必要的羞涩。

  而爆豪胜己现在被冠以“传统礼仪”的名义,在轰焦冻面前跪了足足半个小时。轰焦冻站着烧水泡茶,面部表情蜡像一样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爆豪胜己咬牙切齿地想起半个小时前轰焦冻的那套说辞:“带你回家,看你表现。我说停之前敢动一下,今晚你别想上床。”

  “报复?”他当时有质问。至于原因……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太过亲密?或者是床第上动作太猛,攻势太凶?他想不出别的理由来。还有,“上床”是字面意思,还是某种邀约?

  “字面意思。”轰焦冻猜出了爆豪胜己那点小心思,对于其他方面,他不置可否。

  爆豪胜己忍了,有一点他羞于承认,他认床。可能是被家里的弹簧床惯出来的毛病,小时候他简直无法在别人家里过夜,幸而成年之后状况有所减缓。总之他如果一晚上不躺在软一点的床上几乎无法安眠,让他睡轰焦冻家里和居的地板不如让他扒着窗口跳下去……不对,好像是一楼。

  

  “混蛋,你是不是真想和我玩凡人修真这一套?让我猜猜你下一句话是什么,‘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据说令尊还在隔壁坐着,男友家里他哪里敢节外生枝。爆豪胜己浑身难受,却一点不敢造次。

  “不必急躁。”轰焦冻倾下身子,自顾自坐在爆豪胜己旁边,任由他气得肝颤却不敢动一根寒毛。

  “你知道吗胜己,和居养人心性。”

  “人生是场修行,无论如何鄙陋,总得想办法品出些香气。而若是过于急躁,香气就急匆匆地下了肚,哪还能品出半分韵味来。”轰焦冻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手中茶杯。“胜己,在我看来你缺了这点静气。”

  爆豪胜己脾气立马就软了七成,一肚子火融化成一肚子委屈,堵在喉咙里硬生生地下不来,索性化成了一个叹息泄出唇齿。他对轰焦冻“胜己胜己”地唤他名字这一点几乎没有抵抗力。仿佛这已经成了他少有的弱点——谁能想到,如今职业英雄排行榜排名前十的弱点竟然是另一个排名前十的英雄。

  

  其实爆豪胜己心知肚明的是,不管轰焦冻是不是有意报复,他素来的习性都是这样,一脸清心寡欲,大彻大悟。无论是战场上表现出来的缜密思维,还是日常生活中的细腻敏感,难道都是来源于这种仿佛来自上个世纪的修行一般的生活吗?难道这种老头子式的生活方式也有什么优点不成?爆豪胜己想找出个答案来,脑子里思维乱撞了半天,却只能描绘出轰焦冻小口小口吸溜溜地吃着冰冰凉凉的荞麦面的样子来。

  他脸上有点泛红,偷偷斜过眼去瞟轰焦冻。

  看轰焦冻喝茶同样算得上是某种视觉享受。瞧他瞳仁被水汽洇湿,唇珠轻启勾勒出些许薄情。爆豪胜己死盯着他光洁的右侧脸,他带着点执拗又透出点寂寥的眼睛,他线条圆润的下颌与喉结,莫名地想气又想笑。

  “呐,我说……对不起。”

  爆豪胜己不擅长道歉,他个性里死倔死倔的部分扼着他的喉咙不让他说。他猛地清了清嗓子,臭脾气赶紧退散。

  “以后不和废久切岛上鸣他们出去玩通宵不回家,不给别人买大盒装的巧克力,外卖送的荞麦面我会记得先冰一冰,绝对不往里面强行放剁椒碎……咳嗯,床上也会温柔点,不会再不顾你的感受做那么久,不会再让你流血了,不在别人能看得见的地方留吻痕……”

  见鬼,能想到的他都说到了。要是轰焦冻还不从,他就彻底没办法了。

  “所以这样你满意了吗?我腿要受不了了,混蛋……职业英雄的腿,坏死了你怎么赔?”

  轰焦冻先是愣了愣,接着勾起唇角微笑了。他罕见的笑颜一如雪后初霁一样的温暖。即使那弧度极浅极浅,也能让那层薄薄的冰倏忽化成一江春水,唰啦啦淌进爆豪胜己心上。

  放下茶杯,他猫一样蹿到爆豪胜己背后,手扶着他的男友把他拽起来。

  接着是沁着玄米味道的一个吻,挟带着男人惯有的清冷与刚刚破蛹的热烈,仅仅是嘴唇相触就足以让爆豪胜己心房颤了又颤。轰焦冻的唇瓣柔软得过分,这点他早就领教过,只不过是每次接吻都很享受这种温情脉脉的触感,禁不住在心里夸耀一下罢了。

  然后轰焦冻开始宽衣。

  

  “不为别的,验收诺言。”

  

  

  “口是心非,出尔反尔。还字面意思,去你的吧,轰。”

  

  


tbc.




啊,复健复健,终于为这对尽到了一点绵薄之力

单纯觉得这样的轰比较苏,半夜鸡血,也没修改,文笔见谅

剩下两个故事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写orz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戳一下红心蓝手喔!




查看全文

lof挺有趣,只要关注了就会显示“你的好友”……这么说还有点心动呢

查看全文

爆豪胜己厨。啊,为什么他这么可爱……

轰厨。我的言语道断已经苍白无力

查看全文

还是炸号了,缅怀他

查看全文

真的查吗,我可能要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查看全文

[Gallaghercest]HOPE

·小刀……大概。考完试复健,好久不写他们俩。

·短,后半夜意识模糊产物,不可避免的ooc

·弃权:RPS无关真人,他们不属于我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




  “我已经决定好要结束了。”



  他挣脱了弟弟的怀抱,尽管他的弟弟在用清亮而忧伤的蓝色眸子凝视着他,水汪汪地亮着,像是只伤了爪子的小猫。
  他在逼自己忘掉Liam与他之间的感情,如果他心底的真情实感是个活生生的人,那么这家伙现在一定在往自己的静脉里注射成管成管的乙醚——在一颗日趋麻木的心里,一切情感都是淡化的被稀释的,那爱情的余孽连白开水都称不上。
  
  他在放任娇艳的玫瑰在暴晒中枯死。
  
  “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他近乎失控地吼起来,“你不知道?”
  他浑身都在发抖,愤怒、不明来由的恐惧与浓烈的脆弱割据了他的脊髓,让他只能在原地筛糠般簌簌颤抖。
  “我们是错的!是违背伦理的,是罪宗,是痛苦,是日落时垂死的蜉蝣——我们没有结局!Liam!醒醒吧!”
  他的弟弟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愣愣地看着Liam红了眼圈——他的小弟弟,他最疼爱最宠溺的小弟弟。他心里萌生了悔意。
  他又何尝不明白呢,他从一开始就被下了情人蛊。他们在伤害彼此,而且爱得越久,伤口就烙印得越深——这是禁忌,是背德,是遭天谴的——
  
  “放手,Liam。”
  
  Liam闭上眼睛,像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搂住了Noel,力道却大得可怕,仿佛下一秒他的哥哥就会融化进他的骨血里。
  
  “不。”见鬼的他多么恨他该死的坚决,“放手。我们这样只会下地狱——”
  
  “那我愿与你一起下到那地狱底层去。”
   
  
  
  他呆住了。



  字字掷地有声,不容置疑却温柔得教人溺毙。他的弟弟睁着泪眼,晶莹的泪珠顺着他面颊轮廓的起伏滚落下来。
  
  即使背负上罄竹难书的罪恶,那也是你我一同分担——你的灵魂生来便同我绑缚在一起。我们跨不出这层羁绊,磨不灭彼此间的爱情,即使会被那上帝判上无数道火刑,打进地狱的最深处,我也会和你一起——
  
  他的防线全线崩溃。
  
  怀揣着燃烧的爱意与熔岩般灼人的痛苦,他轻柔地用自己的唇瓣封上他的唇,不让那唇齿间再吐露出什么伤心事。


       那人鱼在刀尖上起舞的痛楚终是悉数加持在他的身上。他双臂环住了怀中人,泪水纵横。


       只不过他们的眼泪都不会变成珍珠,却一样要为这爱情承受这般的痛,献祭出他们自己来换取无尽的酸楚,还浑然不知地希冀着巫女口中天花乱坠的幸福。





----

Hold On, Pain Ends →HOPE

没了,各位可以打我了

查看全文

[BABB]

他的眼神仍涣散着,朦胧地闪着圆润而脆弱的光,仿佛是费劲地从一湾水波里拧出了一道神采。他呼吸不匀——他当然不能在绵长的余韵中快速抽身,于是他小口喘着,用一刻前还在本能驱动下制造香艳呻吟的声带低声说道:
“性……不是武器……Bernie.”

查看全文

[BABB]

你脑内对他的独占欲在和现实打架。你知道你得接受那个在舞台中央放浪形骸的他。可你不愿意看到他这副模样——见鬼的你当然不愿意让他在人潮人海灼灼的凝视之下摆出在你床上的妖冶姿态。 观众火辣的目光在你心口烧了个洞。你没法占有他,你不可能占有他,你们没有结局。

查看全文

[BABB]Same Old Doubts.

·考前诈尸,古早存档,超·短,仿佛不是甜饼

·没有标点符号,因为作者当时意识模糊

·BB's POV,不可避免的ooc, 素材来自泪团野史

·弃权:RPS,他们当然不属于我

·以上没问题的话即可继续

┄┄┄┄┄

见鬼的他当然不会喜欢Brett

见鬼的他一点也不孤独

他有小火车,苍蝇和猫

只不过他的猫不会傻兮兮地瞅着他乐在他弹吉他的时候跳自成一派的舞

他家的苍蝇嗡嗡叫着可没有那家伙唱得好听

他的小火车一意孤行地向轨道尽头冲锋好像完全意识不到即将脱轨

哦他当然还有吉他,它们列阵在前

有时候他一厢情愿地希望他的吉他弹对了某个特定和弦就会摇身一变化成人形

……还是算了,想来他也过了这样浪漫主义的年纪

见鬼的 他当然不孤独了 他一点都不孤独

真的 一点都不

所以说他现在还在惆怅什么呢

他为什么还在想着那家伙的名字呢

他为什么要喝他一度不喜欢的酒呢

他为什么要捏扁了易拉罐 跑到电话前面去摁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呢

为什么几颗泪珠啪嗒啪嗒就落下来了

他一度困惑 但现在不了

Here Comes The Tears


┄┄┄┄┄

(喜欢的话不要忘了戳个红心哦♥

查看全文

[Wondersteve]

“那个陪她看过她人生中第一场雪的男孩,现在连尸骨都没有了。”

她有时还会想起——硝烟,炮火,子弹。她的败北。
还有他沾着灰烬和血却仍然温暖的手,他身为一个自私的骗子不该拥有的、澄澈而炽烈的碧蓝色的眼睛。那一刻空气凝结成冰,她连耳膜都噤若寒蝉,只能听到他句句轻柔而坚定的话语在她脑内轰雷般嗡嗡作响。
“真希望我们还有时间。”
他的手指缠绕在她发间,瞳孔深处的悲伤被他脸上常有的笑意稀释了十倍。他用惯有的、粗线条的温柔轻轻抵住她的额头。
“我一开始就该相信你的。”他分明在笑,可每一个字都让她的眼泪濒临决堤。
“我爱你。”
她什么都听不到了。

是,她还会频频想起——被她的宿敌禁锢不得时,她将头颅仰向堆积着不祥的乌云的深空。
以及那架飞机爆炸时的模样。
他连最终迎来死亡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她现在还会仰望天空,可是她再也听不到男人的低语了。

查看全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和家人一起hanging out是无可替代的美好时光

查看全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妹子:不就是每个月会有那么一两天嘛,我还来五天呢!

查看全文

1.沉迷过气英伦乐队,别圈的更新先停一下等我过了这个劲

2.我真的要鼓捣升学去了 目标定得太高 估计考不上 我努力

查看全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笑点

悖悖论:

身体不好赖在家不去做清明

结果都扫墓去了无聊了两天找不到人玩

如果屏幕对面那位在看着我

来找我喝茶呀

查看全文

我大声说一下,喂喂喂,能听到吗

http://nobodycaneverhearhimcall.lofter.com

以后摇滚同人放在这里!

博主画风文风都相当辣眼睛 慎fo

查看全文

[Velvet Goldmine]*7259*

(>°▽°)>搬一下这篇啊
垃圾文手鸡血复健
Velvet Goldmine,Curt&Brian,ooc没跑
场景是初见,B's POV(哪里有这么美好啊
主要是被这里的男主美到,小乔真呀真好看

±

于是他理智的弦在那一霎粉碎瓦解,他想他是生来就该被交给那个男人的,他理应和那人放歌狂舞,纵欲一生。他的蓝眼睛亮起来了,像是漫长得叫人万般煎熬的夜终于欢欣鼓舞地迎来喷薄的黎明,像是漆黑的舞台被灼目的大灯倏地点亮宣告好戏开场,他那颗久不曾悸动的心儿像是被熙熙攘攘地簇拥着推上琉璃制的绞刑柱。他翕动着唇瓣却吐不出只言片语,嘴角勾勾抹抹全是蠢蠢欲动的笑,他说不出任何话来,此刻他愿生为索多玛的子民为了那人欣然接下耶和华的惩难,谅他区区浮屠有幸看到这般极乐的造物,他笑他唱他舞,他想同他疯。

Curt Wild——

他的音色甚至染上了怯懦,那双眼睛里闪烁着希冀与朦朦胧胧的自卑,声线颤抖地执行着中枢神经如火如荼的命令。

Curt——唇珠微启舌尖后缩。

然后是,Wild——啊,对极了,这样的狂野,张开嘴巴演绎那样的音节,只是一个名字就让他看见那人鹰隼样的魂灵,那人是怒形于色的野花,是榨干了西伯利亚的风暴,更是把他的整个灵魂都吸得紧紧,无处可逃。

这出荒诞不经的邂逅,简直可以被称为爱了——那所谓的一见钟情。

查看全文

我似乎想到该怎么把那个坑填上了

听这首心里特别特别难过,满脑子想着发刀发刀发刀……

查看全文

“我不仅把脸凑了上去,还给了它一个大大的笑。”

这是一摊我想说的话。
可能全是语气很冲的屁话,但是这至少是我发自内心想说的东西,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傻孩子对所谓人生的态度。
送给 @桢椋啊_ 。我也是从这种状态里走出来的人。
希望宝贝能够振作起来。

首先作为一个缸吹,还是一个想要和你谈人生的缸吹,我第一句话永远是这个。
“Please don't put your life in the hand of a Rock N Roll band. ”
音乐可以是你的精神支柱,当然了什么都可以,男神啊爱豆啊啥的都是一样的。它能带来挺多东西的,思维,感受,很多很多东西。
可是你要记得,这不是你生活的一切。
这些从来都不是你生活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且永远都不是。
这些东西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偏执地将整个生活都寄托在它上面,那么非常遗憾,就这样下去的话你可能就是个loser了。
我真真切切地劝告你,不要把生活的全部放在网络上。绝对,不要,这么做。
它们会减轻压力给你宽慰我不否认,但重点是“你”而不是“它们”。它们经过你的思想才给你带来了上述的幸福,所以你要感激的其实是你自己的大脑。

你必须面对的现实是,生活才是你真正的舞台。

现在的生活可能很苦很累。但是真正苦和累的日子还没来。你离出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样的,真正自由快乐的日子也在等着你。想着,你还没成年。你还没上大学。你还没去新的城市,过新的日子,当一只真正的飞鸟,做你真正喜爱的事情。

所以在它到来之前,别先被生活击垮了背脊。就算是熬也要熬给它看。当你真正踏上云端的时候,你背后曾经经历过的凄风苦雨都会成为绚烂的彩虹。那时候的你也可以很自豪地吹逼,“啊,我当年………………了,没有这事儿就没有现在的我”

你的思想永远要是积极的。即使你很难过很想哭,你也得逼着自己乐观,逼着自己笑。消极思想是一个恶性循环,相信我。我无数次踏进这个恶性循环里,最后只能在自己脑内无限放大社会的丑恶然后试图自杀。多恶心的死法,无病呻吟一样。

别让你的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

生活就那样,无论你赞美它还是咒骂它,它就是个本性不改的顽固家伙。

别自诩看透红尘。生活是个橡皮泥。你想它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它就会成为什么样子。我知道社会有很多丑恶,所以你要远离它,活在阳光底下,要不然就只能在阴影里发霉烂掉。逼着自己向前看,想想自己的明天,想想未来。你不是有目标吗,太棒了,就这样努力下去吧!

还有关于孤独这件小事。

它大多数时候是无病呻吟。

我很负责地告诉你,大家都是一样的。太多太多例子了,比如说我,班里没人听英摇没人打鬼泣没人看新番。比如说我超棒棒的老对儿,骨灰级球迷啊,给他一桶农夫山泉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他能谈篮球谈足球谈三天三夜不带有一句话重复的。但是遗憾的是班里没人懂球。他可喜欢Beyond了,遗憾的是班里没有同好。(这就是他提前肝完了数学所有练习册的原因………………我就很惭愧啊)

但既然是这样,大家天天都能聊得很开心是不是就是一件奇怪的事儿了?完全不啊,学校里很多事可以逼逼,很多游戏可以玩,这样的状态下大家不都很开心吗?

你渴望相同的灵魂。我也渴望。大家都渴望。然后大家都没有。这是一件挺尴尬的事儿,但是至少它又成为了你的动力。

我相信他在未来等着我。

抛下这个不谈,孤独仍然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它会给你智慧与思考。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他们的思想永远缩在自己的壳里,是孤岛,是永远不会被旁人理解的东西。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不是吗。但是正是孤岛们碰撞挤压成了一片大陆。

所以,享受一切吧。

然后是真正的无关紧要的屁话,我建议你百度一下“存在主义”。这是我生活的信仰。我相信“我思故我在”。这个宇宙本身就是个意义不明的玩意儿,你有大脑,所以你是主人公。你来赋予你自己你存在的意义。适当接触点哲学是一件非常棒的事儿,姑娘可以随便看看。

最后安利青少年防自杀乐队(。
The Stone Roses, Oasis。我觉得这两个效果拔群。The Verve我也不反对,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生如绿洲死如神韵的说法,我很喜欢。

我希望我说的可以帮到你。

这一百天里要加油啊。

查看全文
© Parable疯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