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良

土 无业 墙头很多 不要关注

[Wondersteve]

“那个陪她看过她人生中第一场雪的男孩,现在连尸骨都没有了。”

她有时还会想起——硝烟,炮火,子弹。她的败北。
还有他沾着灰烬和血却仍然温暖的手,他身为一个自私的骗子不该拥有的、澄澈而炽烈的碧蓝色的眼睛。那一刻空气凝结成冰,她连耳膜都噤若寒蝉,只能听到他句句轻柔而坚定的话语在她脑内轰雷般嗡嗡作响。
“真希望我们还有时间。”
他的手指缠绕在她发间,瞳孔深处的悲伤被他脸上常有的笑意稀释了十倍。他用惯有的、粗线条的温柔轻轻抵住她的额头。
“我一开始就该相信你的。”他分明在笑,可每一个字都让她的眼泪濒临决堤。
“我爱你。”
她什么都听不到了。

是,她还会频频想起——被她的宿敌禁锢不得时,她将头颅仰向堆积着不祥的乌云的深空。
以及那架飞机爆炸时的模样。
他连最终迎来死亡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她现在还会仰望天空,可是她再也听不到男人的低语了。

   
© 目良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