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良

土 无业 墙头很多 不要关注

[爆轰][双Alpha]拗

·ABO设定。从来没写过,有设定上的错误还请包涵。
·深夜自嗨一千,没修,特,别,短。非,常,短。
·Post gig depression状态,如果心情好的就有后续。
·不过应该不会有。
·不可避免的ooc。
·以上没问题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

  “别动。”
  嘶哑的嗓音不轻不重地落在轰焦冻耳边。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轰焦冻浑身冒鸡皮疙瘩,寒毛倒竖,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排斥——就仿佛新生的指甲强硬地划过粗糙的水泥墙面,难耐的厌烦恍若虫群,在他心尖最浮躁那一处哗地散开,爬满他的整颗心脏,继而不费吹灰之力攻克他的四肢百骸。
  “爆豪……”他从牙缝里恨恨挤出来身前人的姓氏,眼窝里凌厉地劈出两道无形的剑,锋芒锐不可当,直指爆豪胜己。
  金发青年面无惧色,换上一副惯有的高傲样子,咄咄逼人地瞪回去。赤红与青蓝的目光短兵相接,就像是玄幻作品里两股力量倏忽相撞,似乎连空气都在这一霎抖了三抖。
  “既然想解决生理需求,那就给我去找个Omega,或者Beta。”
  
  轰焦冻火气直往头冲。明明是爆豪妈妈给他打的电话,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动用了些个性才把醉生梦死的爆豪胜己从酒吧拖出来,却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就被那个混蛋Alpha反剪了双手,半推搡半扭打地滚进条窄巷,最后爆豪胜己狠狠地用半边身体堵上了轰焦冻的退路,两个Alpha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贴在一起。
  说是巷道,其实就是条狭缝——这种楼与楼之间的无主之地通常都是些垃圾桶在镇守,堪堪能容纳两人站立,没有半点转身的富余。
  这家伙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出奇的浓,在几乎是鼻尖碰鼻尖的距离下轰焦冻被他呛得厉害,火药味本就刺激鼻腔,另一个Alpha身上的火药味更是让他几乎窒息。五感不约而同发出的抗议声音在他耳道内嗡嗡地鸣,思维被揪成一团乱麻,吝啬地只留下一根细绳供他思考——而这绳的每股线都被打上了愤懑的字样。
  没什么能让爆豪胜己散发出这么浓的信息素。轰焦冻想,他不像是会和某个弱不禁风的Omega谈恋爱的人,那只能是这个年龄血气方刚的男青年共有的、一些难以启齿的方面的需求。那为什么不随便找个Omega?毕竟酒吧里三教九流之辈有的是……总之他现在快要被呛死,来自性别基因的本能排斥让他浑身难受,他支起胳膊,死命地把身前人向后推。
  
  爆豪胜己显然也难受得厉害,本来就挑着的眉梢达到新高,眉间川字拧得深沉,描摹出一副痛苦的样貌来。轰焦冻的信息素差不多是某种冰凉的草本植物的香味,砭骨的寒意没他的火药味那么狂躁,就像那些荒漠中伺机待发的毒蛇——先是钻进他的鼻腔,一缕一缕,摆出一副若即若离的温柔模样,绵绵地绕在他鼻尖不消散;接着那些冰冷狠狠攻入他的五脏六腑,如同钢齿扣紧他的骨骼开始撕咬,它们直直逼进骨髓,剥皮蚀骨般将他身体都捣毁撕碎——堪称图穷匕现、势破千军。
  是两种扎根于本性的强势,滋生出深植于本性的排斥。
  整个巷道都弥漫着写满了势不两立的危险味道。
  
  局面一时僵持不下。

tbc?

────

没了。我知道卡在这里很无良,你们可以打我了
  

   
© 目良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