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良

土 无业 墙头很多 不要关注

[尼维]Turn It On.

想了半天把这篇搬过来了。尼禄视角。ooc自然之理(

当初看完ep6的鸡血。仅仅是作者的一点点臆想罢了——

┄┄┄┄┄┄┄┄┄┄┄┄┄┄┄

见鬼——那个少年,明明拥有淡漠的茶色的瞳,且裹着如茶苦涩的冷漠的壳,却偏害的他沉溺于其中无计抽身。他拈花惹草,敢问斗艳群芳哪个不想博他扬唇一笑,乱花之中他却偏偏爱上那从几乎没有温度的冰冷的藤蔓。他看着藤蔓在他灼灼的目光下绽出细碎的冷色的花,瞬间尘嚣繁杂全部被他抛却,天地之间只有光,还有他和他。他伸手想夺却被枯藤倏忽缠上脖颈勒到窒息,它们如期攀附上自己的躯体——莫名的满足——然后将倒刺悉数奉上。血,血,他看到属于自己的殷红恣意奔涌将深蓝色的花瓣染上明媚而炽热的赤色,他满意地看到它们被他的温热同化为近乎病态的狂热,枝条兴奋地收紧,收紧,绞碎气管,痛饮着复仇的鸩毒撕扯他的心脏——他们终于融为一体,在各自思绪的热潮中同归于尽。深红色大幕落下又扬起,所幸他们再不分离。

接着他幻想他将少年年轻的胴体欺压到身下,扯开他的背带裤他的羊绒衫,然后是他那件一丝不苟的白衬衫,让他身体的每一寸被他尽收于眼底。年龄与身材的差别让这出荒诞不经的自发演绎更像是一场霸凌,他难耐地想要摧毁少年圣像般的冷静与漠然——打乱他呼吸的韵律,击破他自缚于中的茧,撞碎他孤傲的尊严,变相地冲进他的深处让他的声带扯出艳丽的呻吟,让他的肌肤被欲望染红被汗水浸润。他想接过暴君的权杖与冠冕,告诉他他们之间谁才是霸权。他幻想少年的脑内被灌进前所未有的感觉,少年那篇隐匿的柔弱的处女地被他一个人先行开垦,他贴在少年耳边轻车熟路地讲下流话而少年双颊通红,继而又一次在他身下呻吟出声。啊,我宽宏的圣父在上——请务必饶恕吾等之罪,是什么时候爱已经成了罪过。

但那真是有够荒谬——

爱情?爱情谓何物?

Justify, Justify, Love is a lie. 

“感情”二字莫不是对他的嘲弄,他想起对方念诵出这个词时唇角微妙的弧度,眼底萦绕的迷离。冰山似乎终于迸裂出一角,他难得窥见了少年尚存柔软的心房。但那些温柔又转瞬间融进他背后的残阳消失不见。他像是追逐光点的猫,好奇心使然,闯进那个名为阿维里奥的迷宫,一路兜兜转转探寻他藏匿的真诚。他回想起他的十五岁,和少年一样大的年纪——没有明争暗斗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枪支弹药没有血刃刀伤。他一路循着常春藤翻过管制区的高墙,最后差点被射成筛子死在回家路上。阿维里奥。阿维里奥。他重复着这个名字,仿佛那属于一件艺术品。他就是那片高墙里的风景独好,而他正摇摇欲坠地踩在砖上准备偷得一瞥。

他轻蔑地嗤笑起来。

该死的,我亲爱的阿维里奥,我的小少爷小公主——收起你的欲迎还拒。

我要你的本色。

他想他大概明白了,事情落了个水落石出——

阿维里奥,好一个阿维里奥——他是披着苦茶伪装的私酿。

Damn--I'm getting hard.

Fin.

↓喜欢就戳个红心吧,lo主爱你哟♥

   
© 目良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