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良

土 无业 墙头很多 不要关注

[Sparda/Mundus]Déjà Vu

快速摸,恶魔组,老套的题目,烂尾,伪意识流

V没提D的原因是不想让魔帝染指自家弟弟

再不摸鱼我这人就废了

邪教真好吃,再吸一口

┄┄┄┄

  
  “你的父亲,在哪里?”

        这是他对那个青年说的最后一句话。无论是那个青年骨子里烙印着的冷傲,还是他一举一动无意中流露的自持,抑或是他浅蓝的眸中燃烧着的控制欲与无害的野望——都和记忆中那人如出一辙。只不过那人是雍容的紫金色,而眼前的青年是淡漠的青蓝。瞧他浑身洇透了他自己的血,但他的不屈却依然骄傲地伫立在原地有如君王。

        “我不知道,他很早以前就离开了。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垂死的青年并不看他,紧着眉峰倒在地上,目光却透着大多数垂死者都拥有的释然。细看的话他是个相当漂亮的男孩,面部轮廓不算锋锐亦不阴柔,银白色的发丝散漫地垂着。见鬼,男孩的每一寸肌理每一节骨都和那人如出一辙仿佛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艺术品。好像此时怀里一息尚存的男孩就是那个曾令他魂牵梦萦的造物。他又想起那人——想他紧紧地把自己拥入臂弯,想他深情地把唇瓣贴上自己的嘴角,想他凛然地用刀锋破开囹圄,想他胸膛的温度他面颊的笑靥他心跳的节奏他声线的格律,想他的每一分予自己的不可名状的温暖——接着他无可避免地想起那人决绝地弃他而去遗他一人在这焦土自称帝王,他因爱生恨,他们厮杀,他们拥吻,他们互相血刃……最后他输的一败涂地,连头颅都无法抬起。
  
  
   “斯巴达。”
  
  有一霎间他翕动着唇轻唤出声。
  
  像是海风随着洋流姗姗来迟,在耳畔吟诵着某人的名字;像是雪花静若处子,从视线不及的天际翩然莅临。
  
  然而这雪乱人耳目,这风令人窒息,这世间的一切温柔美好仿佛都与他为敌。当爱情的甘露泯然消逝,余下的甜馨便悉数变作苦涩将他荼毒,回忆的匕首扎遍心扉,将被爱情浇灌的乐土摧枯拉朽焚烧殆尽,徒留满城枯玫瑰的颜色,凄凄祷告着前尘旧梦。
  
  
  
  随后他猛地阖上双眸,稍运魔力,指间便汇了若干束致命的电光——它们毒蛇般缠上青年的躯体,随后爆鸣着将其撕碎——他终于再无声息。

Fin.(??)

┄┄

   
© 目良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