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良

土 无业 墙头很多 不要关注

[BB/BA]Necessities.

·RPS无关真实人物,都是臆想,ooc怪我。

你说,摇滚乐坛是晦暗而弥漫着恶臭的。

香烟,酒精,毒品,欢爱——这些渣滓支撑起一场又一场的离合悲欢。

可我觉得不是。

那天你就这样站在雨里。英格兰的烟雨在你瘦削而颀长的身影周遭缠绵悱恻,栗色的、半长的发在你肩上慵懒地垂着,我记得你濡湿的黑眼睛和缀着水珠的睫毛,风亲吻着那双弹吉他的清秀的手,你太美,美到不可方物。我想我心里有某种不可名状的柔软在这黏腻湿润的空气里不断发酵,你看你说错了,摇滚乐坛明明是清丽的鲜活的,我们身上分明洋溢着晨露般跃动的生命力。我记得你在妈妈家里留下的妙语连珠,我记得你在排演的小车库里留下的热吻,我记得你在汽车旅馆里留下的激情,我记得你瞳仁里流转的灵动,我记得你指间写意的和弦,我记得那些彻夜长谈那些灵感碰撞……你瞧我记得你我之间的一切美好。我甚至诧异于我们为什么不是一心同体,因为是你填充着我的生命。

是的,只要有你,只要有你。

你看我披挂霓裳跳着不知名的舞蹈,我在镁光灯下鲜衣怒马,在你视野所及之处恣意绽放出浓艳的花。舞台上我光芒四射,张扬着燃烧自己的热情,狷狂,放纵,不可一世,眼神时不时飘向你的方向,继而用声带把癫狂的粉丝们带到云里雾里的乌托邦。

可在爱的面前,人人都卑微得像芥子。

我轻轻地念着,声音细若蚊蝇。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你一定又会笑了,Brett,瞧瞧你在写什么垃圾。即使是上个世纪的老骨头们也没有这样对心仪的女孩示爱的,像你这样念念叨叨的,她们怕不会认为你是个吉卜赛巫医呢。

嗯,我觉得我需要一位巫医。

也许那位通灵的怪人会告诉我,我该怎么忘了你。

我该怎么忘了你,亲爱的Bulter先生,我的小鹿斑比。

DEAR Bernard——

钢笔猛地坠地。

我扬起刘海将书信撕成碎片,任它们纷纷扬扬地在我周身飘飞,哪怕是那封早已被构思得洋洋洒洒亟待我笔下生花的信只写了一行字。亲爱的Bernard。

我忽然记起来了,The Drowners早就变成了The Drowner. 沉湎于幻梦的我啊,忘了时光的飞轮早已离开了1994年。

我忘不掉你。

也忘不掉那个雨天你留给我的背影。

我没想到你竟没有回头。

Fin.

(Plz吃我安利!! 可冷死我了 写得也不好 惭愧啊

   
© 目良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19)
  1. 目良目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另外一个Parable疯疯